IT新手入门,零基础学IT,转行做IT,IT行业的职位选择,你我一同探讨!

IT新手入门网给你介绍IT行业的职位有哪些,让你转行做IT不发愁,IT入门有捷径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行业新闻 > 除夕红包大战的战场或已转移

除夕红包大战的战场或已转移

时间:2017-01-28 17:55来源:互联网 作者:恪己 点击:
根据微信公布的数据,1月27日除夕夜,从零点到24点,微信用户共收发红包142亿个,红包收发比猴年增长75.7%,24:00祝福达到峰值,收发达到每秒76万个。根据QQ公布的数据显示:参与
  根据微信公布的数据,1月27日除夕夜,从零点到24点,微信用户共收发红包142亿个,红包收发比猴年增长75.7%,24:00祝福达到峰值,收发达到每秒76万个。根据QQ公布的数据显示:参与QQ“LBS+AR天降红包”和“刷一刷红包”去重的总参与用户数为3.42亿,其中90后占比达到68%,用户共领到37.77亿个现金红包和卡券礼包。这个数据也超过了去年3.08亿的用户参与数,再创历史新高。1月27日除夕当天,参与“刷一刷红包”的用户数达到2.72亿个,刷出现金红包和卡券礼包17.27亿个。
  红包,这一在中国延续千年的节日传统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被线上产品化,凭借简单的交互和社交关系的裂变式传播,成功俘获用户欢心。今年,红包大战已经是第三次上演,但弥漫在手机屏幕上的硝烟味似乎并没有往年浓厚。与去年微信、QQ及支付宝各掷数亿的投入相比,今年红包大战的主要玩家都显得非常冷静:在2017微信公开课PRO版上,张小龙公开表示今年不会有针对红包的特别运营;支付宝在2016年年末推出AR红包时,也曾表示“没有红包大战”;而随着腾讯与阿里均不再进行春晚相关红包营销,鸡年春晚也不再现类似羊年及猴年春晚的摇一摇红包等活动。看上去,2017年春节似乎并未上演红包大战,但这并不是全部真相,纯线上的红包营销虽然没有去年热闹,但在另一个战场,红包引发的参与度、关注度丝毫未减。从已有数据可以看出,由互联网巨头们发起的红包大战并未降温,而以黑科技和线下为两大关键词的2017年红包大战,则隐藏了互联网公司们新的野心。AR成红包标配玩法
  年初大热的PokemonGo为互联网公司们提供了春节红包玩法的新思路。2016年11月,QQ团队对外公布AR红包项目,QQ红包的玩法类似PokemonGo,红包发起者在指定位置发布红包,其他用户前往该地点,通过开启摄像头才可领取红包。2017年1月20日起,QQ“AR+LBS天降红包”正式开抢。从1月20日到24日每天11:00到21:00,QQ将会在全国369个城市设置425万个红包入口方便用户领取用户所处地区的红包,在春节期间派发2.5亿现金红包和价值30亿的卡券礼包。与此同时,红包大战的另一位重要玩家支付宝也押注AR。2016年12月21日,支付宝推出“AR实景红包”,用户可以在支付宝上选择“AR实景红包”,再选择“藏红包”后,用户分别设置完位置信息、线索图、领取人等,就生成了AR实景红包。AR实景红包需要用户在支付宝内开启摄像头,到达藏红包相应位置才能领取。另外,支付宝今年的集五福活动也采用了与去年不同的方式,主要差异在于福卡的获取方式,今年支付宝用户获得福卡的方式主要有两种,一是通过“AR扫‘福’字”;二是“参与蚂蚁森林”。两大互联网巨头在春节红包这一重要营销战场上,不约而同选择了以AR为主要玩法,这与AR、VR技术近两年的火爆分不开,而AR本身的强互动性,及其与线下的高关联度,也是其受到互联网公司青睐的原因。从结果来看,用户对AR玩法很买账。根据腾讯QQ官方数据显示,根据腾讯QQ官方发布数据,在1月20日-24日QQ“LBS+AR天降红包”活动期间,参与用户数高达2.57亿,用户领取卡券和现金红包的次数达到20.5亿次,个人AR红包的发送次数达1520万次。其中,参与用户中90后占比达到64%。在支付宝侧,由于扫福字为集福卡的重要途径,因此近期找福字、扫福字成为线下的一大热潮。根据支付宝提供的数据,共有超过一亿六千万人集齐五福。近两年来,AR、VR技术非常受关注,同时也存在概念很火却缺乏实用场景的尴尬。此次AR红包运营是一次对AR技术的大规模尝试,过亿用户的参与可以将AR技术推到更多普通人面前。更广泛的用户基础及更丰富的应用场景将意味着,AR技术可以产生更多想象。不过AR只是一种技术载体,更值得关注的是热闹背后,互联网公司们正通过AR技术进一步延展应用场景边界的事实。红包大战的前世今生
  从实体红包到线上红包再到AR红包,红包经历了从线下到线上再回归线下的过程。红包大战之所以会成为近几年互联网巨头的必争之地,在于互联网巨头对移动支付市场的激烈争夺。线上红包的流行,源于腾讯内部为方便发新年利是而推出的一款小应用。2014年1月27日,微信推出一款应用,可以实现发红包、查收发记录和提现等功能;随后,“新年红包”的图标出现在了微信“我的银行卡”界面中,6亿多用户可以直接进入微信红包的页面发红包。因为操作简单且富有趣味性,微信红包上线后在短时间内便通过社交关系链得到广泛传播,上线当年从除夕开始至初一16时,参与抢微信红包的用户超过500万,总计抢红包7500万次以上。领取到的红包总计超过2000万个,平均每分钟领取的红包达到9412个。由于发红包必须绑定银行卡,因此微信红包的流行也带动了绑卡数量的增长。2015年春节期间,微信与央视羊年春晚达成合作,微信用户在春晚通过微信的“发现—摇一摇”入口,开抢由各企业赞助商提供的价值超过5亿元人民币的微信现金红包。根据微信公布的数据,除夕当日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10.1亿次;除夕当日晚八点到次日零点48分,春晚微信摇一摇互动总量达110亿次。微信羊年春晚的运营被外界称为对支付宝的一次偷袭,凭借有趣的玩法及春晚的强大覆盖,微信通过红包撬动了更大用户群,并进一步推动了微信支付业务的发展。有羊年春晚教训在前,2016年猴年春晚,支付宝高价拿下合作权,进行多轮亿元红包派送。虽未与春晚达成合作,但微信凭借红包照片、QQ凭借口令红包和刷一刷等玩法,依然为用户抢红包的主要阵地。2016猴年春晚上演了史上最激烈的红包大战,这个景象并未在鸡年春节延续。前两年激烈红包大战的背后,是互联网巨头争夺移动支付市场互不相让的事实,但随着微信支付发展迅速,纯线上红包运营的意义对其而言在减弱。与此同时,扩充移动支付场景成为互联网巨头们更主要的诉求,线下因此被赋予了更大想象空间。AR作为一种可以连接线上与线下的技术,因此在今年春节期间,被应用到红包这个国民新习俗上来。以AR为桥梁,红包“回归”线下

     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